宗敏🌸

主推土方组/兼堀、冲田组、石青、包莺、友情向三日骨。昵称:宗敏。
微博@划过苍穹之泪

Love/Photoshop/Sai/Wacom

阅读提示:

Cp兼堀,双高中生画手设定。短篇,甜。

气管炎妻管严和泉守出没。

 

9点34分。

很好,和泉守兼定心想。九点钟晚自习下课,交完作业,跳上自行车往家里冲,今天也按时回来了。十分钟内冲完澡,睡前还可以继续摸昨天的那张土方先生。

他把一股汗味儿的校服丢进了洗衣筐,摘下运动手表放在桌上,无意中瞥了眼桌上的手机。是一条“特别关心”消息。

和泉守的嘴角勾起了笑容。

备注是“国广俺の嫁”的好友正好发来一条信息:“打扰了兼先生,我在装数位板的驱动器时遇到了一点麻烦。”

和泉守随意地倚在桌上。“什么麻烦?”他飞快地回复到。

他仿佛能想象出对方有点害羞的为难语气。“不知道该下载哪个😂我下了好几个都不兼容。”

“每一条下面点开来,有写型号的。你买的是哪个型号?

“实在不行就拍照给我,我上官网帮你找。”

估摸着国广会用上好一会儿,和泉守放下了手机,决定先去洗澡。

等他披着浴巾从浴室出来,手机上显示着两分钟前发来消息:“我装好啦兼先生!现在数位板已经可以用啦!”

他真想隔着屏幕揉揉国广的头。

和泉守熟练地打开华硕笔记本和wacom数位板,等待photoshop加载的时间里又刷了下微博。哥斯拉对塞尔维亚,平局……哦,国广又发来了消息:

“触屏的功能要怎么关闭呢?”

“去驱动里设置一下吧。”和泉守打完字,抓起笔,在板子上比划了几下。手部需要细化一下,这个很快就能搞定……他努力忍住看手机的欲望,想在国广发来信息前画完手的部分。

大致勾好了手,他才呼出一口气,抓起了手机。

国广:“唔,还是不行,每次手移动一下都会干扰笔尖。”

噗。

蠢萌得犯规啊。

想到平时冷静的国广也有如此犯蠢的时候,和泉守忍不住笑出了声。“好啦好啦,现在不早了,快点睡觉吧。”他忍着捏对方的脸的冲动,连触屏打字的手感都变得十分诡异。

“呜……兼先生我现在要崩溃了!”

“别崩溃,别崩溃,明天选修课我再教你好不好?”

“嗯,好。”

“睡啦,晚安。”

“兼先生最好了!”

“嘿嘿,那是当然的。”

“晚安~”

“晚安~”

结果,画着画着就忘了时间的和泉守,当天晚上11点17分才睡下。

 

“兼先生,快醒醒,别睡了。”

“啊。”和泉守迷迷糊糊地应道,感觉有人在轻轻摇他的肩膀,“别摇。”

总算安静了几秒。就在和泉守准备继续睡过去时,有人“啪”地一下拍在了他肩上。他有点懊恼地抬起头,看见了堀川国广正收拾好了东西站在他座位边等候。再扭头,刚好和邻桌一脸严肃的长增弥对上了视线,惊得和泉守一下子清醒过来。

“午休已经结束了,该去上选修课了。”长增弥拍拍他的肩,背上包离开了。和泉守看见堀川,知道他在等他了,于是把电脑包甩到了肩上。“抱歉啦,让你等了这么久。我们走吧。”

“嗯。”

和泉守兼定和堀川国广是Z省的某所重点高中的学生,两人是同班,目前在高一年级。尽管该校的学风在H市是出了名的严格,不过——高一年级的课余活动倒是一点不少,尤其是每周五都有一整个下午安排选修课和社团课。此刻,楼道上人来人往,在一片说笑声和吵闹声中,两人向地下的美术教室走去。

 

这节课是自由画画。堀川把头扭向和泉守那边,刚好看到对方向他招招手,便悄声快步地过去,坐到他身边的椅子上的时候,尽量不因为高兴而发出太大响声。和泉守早就打开了sai,准备给他示范加讲解了。

在教室里巡视的美术老师看到他们两个又凑在了一块儿,一个在悄声讲解,另一个眼神专注地听,时不时还小声应着,便放宽了心。美术老师知道和泉守的脾气,当然也就不会追究他带着电脑的事。况且,地下教室wifi信号很差;况且,带手机来学校才是踩了校规的红线,哪次年级大会上说过不能带电脑上学?

和泉守也不是省油的灯,平时手机都是关了机在书包里藏得好好的,为了保险还设了静音。除了周五,他都不带电脑上学,即便是周五,也只在选修课教室里拿出电脑。所以,old driver和泉守从未翻车。当然,这离不开堀川的悉心提醒。

“要不你来试试?”和泉守问。

“嗯。”堀川接过数位板。和泉守帮他调整了一下电脑屏幕。

“其实像你手绘基础这么好的,可以尝试用photoshop勾线的。”和泉守的声音在堀川的斜上方响起。

国广盯着屏幕,握笔的手有些发抖。“我还是不习惯呢。”虽然这么说着,他却咬住嘴唇,慢慢地画拉着。

“算啦,初学者还是先熟悉sai吧。”

和泉守无意地贴上了他的肩膀,心想国广可真是认真,明明平时那么可爱,一旦专注起来却仿佛变了个人。

不过,认真也是可爱的一种嘛。和泉守端详着堀川的1/4侧脸,这样想着。

 

堀川心想:唔,原来数位板是这么一回事啊……那个触屏,好像也和之前想象的不大一样。想到昨天晚上给兼先生发的信息,他不禁红了脸。

在按照对方的指示更换笔刷的时候,堀川感到和泉守的胳膊搂住了他的腰。隔着校服,传来了对方的体温。他对此并不在意,都是男生嘛。当那只手向前游走着,摸到他的肋骨时,堀川皱起了眉头。他并不想给自己憧憬的对象一记胳膊肘,于是假装什么也不知道,也不回头看对方,估计对方很快就会自讨没趣了。

直到和泉守在他胸口轻轻捏了一把,堀川才意识到对方是在把自己当女人看了。“兼先生。”他知道怎样让自己的语气既听起来很平静,又暗含某种让血液冻结的因素。

和泉守转过头,镇定自若地和堀川闪着寒光的眼眸对视着,一本正经地答道:“贫///乳是稀有资源。”

堀川的眼睛顿时瞪得圆溜溜的,像葡萄似的。

“噗嗤。”

两人尴尬地抬起头,发现周围的女生们都在盯着他们,有的还捂嘴,吃吃地笑。

“兼先生,今天请我喝‘一点点’奶茶,不然数学王后雄的答案我就不借你了。”

“喂……喂,我错了,别生气呀,奶茶什么的当然请你……”

“那好,还有这周和我一起大扫除。”

“这……好,好,你说的都好……”

今天的选修课也依然很和谐呢。


堀川是个很好相处的人,刚刚还在和教他板绘的同学闹别扭,转眼到了下课,顺手就帮对方拿起了外套。换来的是一记“摸头杀”,但动作是温柔得不行。两个人这样就算是和好了。

走在楼梯上,堀川突然碰了碰和泉守:“兼先生,我突然想起来,我那张史雷和米欧里库的画还没有画完。”(注:《情热传说》角色,人设画师为白峰,史雷的CV是木村良平)

“哦,那接着画吧,我等你画完。”

“嗯。兼先生,可以帮我摆个姿势吗?”

“当然可以呀。还是这周末去咖啡馆吗?”

“嗯。”

接下来,他们还要参加社团活动,搞大扫除,去“一点点”买奶茶,上晚自习。再过一天半,他们会去咖啡馆画画;再过半年,他们就要参加学考;一年之后,他们将迎来第一次选考。选考赋分后的成绩将计入高考总分。

上了高二之后,他们将会没有选修课和社团课;上了高三之后,他们的晚自习下课时间将调整到9点20,他们的每个周六都会被用来考试。

但是——即使学业再忙,这两位年轻的画手也不愿放下他们心爱的画笔,以及——他们心爱着的彼此。

 

说明:除了恋爱要素外,基本取材于我高中时的真实经历和所见所闻,包括新高考改革……当然,选修课上并没有发生过那么激情的事!


评论(1)

热度(12)